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合作交流 > 专家讲座 > 家庭观念、家族企业、东亚奇迹与东亚法律合作

家庭观念、家族企业、东亚奇迹与东亚法律合作

文章类型: 来源: 发布时间:2012-08-01 17:19:20字体: | 关闭本页
 
 
吴志攀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尊敬的顾秀莲副委员长
尊敬的阿里芬·扎卡里亚首席大法官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法学会经济法研究会和北京大学,向环宇中国—东盟法律合作中心的启动,以及中国—东盟法律培训基地校友会2012年年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来自东盟各国的法律界朋友致以诚挚的问候。
    这次年会的主题,是进一步探讨中国与东盟之间的法律合作问题,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健康、快速、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加良好的法律环境。我想,要推进合作,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求同存异”,要找到彼此之间共同的利益、共同的价值,并且理解、尊重和包容彼此的差异。中国和东盟,山水相连,地理上相互靠近,经济上相互依存,文化上相互影响,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很多,而且,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共同点还是在价值观念上。我们分享了很多相同或者相近、相容的东亚价值,这是我们推进法律合作、经济合作的最重要的基石。
根据2011年的统计数据,如果把中国和东盟国家加在一起,土地面积占了整个亚洲的32%,人口占了45%,GDP占了52%。
    这是我们这个地区最基本的一个发展状况:土地少,人口多,但是发展比较快,GDP总量已经比较大了。比较世界其它地区,中国和东盟并不占资源优势,我们这里资源当然也比较丰富,但是人均占有量就很小,很多资源需要进口;我们也没有技术上的优势,中国和东盟,在世界的制造业领域,占了很大的份额,我们到美国或者欧洲去,到商场里买任何东西,从苹果电脑到耐克球鞋,基本上都是中国或者东盟生产的,但是我们在这个产业链里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品牌不属于我们,核心的技术不属于我们,关键的设备装备也不属于我们,我们虽然是“世界工厂”,但只拿到了利润的很小一部分;此外,我们还不是国际金融中心,没有金融方面的优势,没有聚集和运作全球资本的能力。
    资源、技术和资本,这些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要素,在我们这个区域,几乎都没有明显的优势。但是,为什么近十多年来,中国和东盟的经济却快速发展,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呢?据世界银行的预则,2050年,亚洲总人口还将再增加13亿,经济总量将占到世界的52%,其中中国和东盟将是主要的增长极。我深信,我们的发展是可持续的,只要我们求同存异、团结协作,东亚的奇迹就会继续,本地区的和平和繁荣就会继续。
如何来解释本地区的发展,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今天我希望强调的是,强大的家庭观念,是支撑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与此同时,我们在加强法治建设、推进区域法律合作时,也必须充分考虑到本区域的这一文化特点。
    回顾中国最近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历程,我发现,中国的家庭对国家经济发展是一项极其重要的资源,而且一直是积极的因素。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起点在农村,并不是个人、也不是国有企业最先转向市场,第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是中国的农村家庭,农民们要求,一家一户把土地承包下来,每家每户就是市场的主体。与此同时,在城镇里,政府允许家庭经营商业和小型的生产企业,这叫“个体工商户”,他们非常活跃。家庭在中国的经济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家庭在中国简称“户”,2000多年前,中国人就讲“编户齐民”。这个传统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特别是与市场经济能够很好地契合。
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主要是信任的问题。在中国的文化里,家庭的信誉,高于任何一个个体。同时,任何个人的荣辱,也是与家庭整体联系起来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还有“父债子还”的传统,债务并不是自然人的债务,而是自然人家庭的债务。家庭担保责任,所以也就提升了家庭成员个人的信用程度。
    在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初期和法律尚不完善的时代,市场上最稀缺的资源就是信任。国有企业当然信任度很高,但私人的企业就很不容易获得信任,只有依靠家庭。所以我认为,中国经济腾飞的根基在于家庭,在于几千年的这种重视家庭的文化传统。
比家庭更大一点的概念是家族,家族里人口更多、经济实力更大,在市场上能够获得的信任也更大。因此,家族企业可以获得数额更大的资金,从事商业活动的范围与规模也更大。
家族企业在东西方都有,但是,最突出的还是在中国和东南亚。我们现在很注意引进西方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也学习了职业经理人制度,但大部分的家族企业仍然保持着传统,家庭观念、家族观念对于这些企业的运转和发展,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
    我们承认,家族企业有很多缺点,特别是接班人的问题比较复杂。在中国也好,中国的台湾香港澳门也好,或者是东南亚也好,我们会发现,我们的法律经常在那些错综复杂的遗产官司面前显得束手无措。一个大家族,内部确实会有很多麻烦的事情。但是,老的家族衰落了,新的家族又迅速崛起,家族企业的高效率、高信任度,始终是难以被取代的。
    中国的社会是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这种社会组织形态极其有利于经济发展。在经济高速发展而社会保障相对滞后的情况下,中国的家庭分担很大一部分社会保障的责任。比如,中国有几亿农民进城打工,他们的养老、医疗、教育等社会保障问题,一部分要靠政府或者企业,另外一部分也还是要靠他们自己的家庭来承担。这当然有失公平,目前这种状况也在改变,但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和完善需要一个过程,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家庭就发挥了重要作用,大大降低了经济运行的成本,使政府能够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特大型的投资项目之中,比如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和尖端科技、“南水北调”、高速铁路网、高速公路网以及治理沙漠、植树造林、治理污染等等。这些投入使得中国在科技、人才和基础设施等方面,快速发展起来,支撑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和可持续发展。政府花了那么多的钱,却没有太严重的债务压力,这就和欧美完全不同,这在很大程度上,确实要归功于家庭。
    我想,东盟各国在这些方面,和中国也是类似的。这是我们共同的传统,也是共同的优势。承认并且尊重我们的传统,也就要求我们在法律制度方面,不要完全照搬西方的经验。比如,我们在公司法方面,就需要充分考虑到家族企业的特点,在处理民间借贷、民间集资等问题时,法律也需要考虑到家庭、家族内部的关系与纯粹的市场关系不同,在有关社会福利体系的立法方面,我们也不应该轻视家庭的作用,虽然应该给政府更多的责任,但也应该继续尊重、鼓励家庭发挥作用。
中国人认为,法不外乎人情,好的法律制度,首先要讲“天理”和“人心”。在中国人的价值体系中,是按“情、理、法”来排序的,法在情、理之后。作为法律人,我们当然要讲法治的尊严,法大于天,但是,法不是机械的东西,而是基于传统、与经济社会现实相协调的有机的产物。只有这样的法,才是良法,才能带来善治。
    女士们、先生们,
    我认为,在东亚的价值体系中,“家庭”居于十分重要的位置,这样的价值体系,带给我们一个高信任度和高效率的社会,有利于市场经济的发展。
    从这样一种认识出发,我也建议,我们推进中国—东盟法律合作,首先要加强法律文化方面的交流,双方的法律界人士要经常对话,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互相信任。
现在,人类面临着许多严重的危机与挑战,东亚地区的发展也存在着许多问题。没有一个国家能单独应对自己面临的所有问题,各国政府和人民应该加强合作。特别是中国和东盟之间,我们有着很深厚的文化渊源,我们之间的对话应该更顺畅,我们一起追求更多更大的共识,形成互补、互动的良好发展格局。
    以上是我的演讲,恳请大家提出批评意见。衷心祝愿我们的友谊常青!谢谢各位。 
 

1、凡属本站所有文字及图片,其版权属于环宇中国东盟法律合作中心网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者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环宇中国东盟法律合作中心”。

2、除了本站注明“来源:环宇中国东盟法律合作中心”的所有文字、图片外,均转载、摘编自其它媒体、网站。其他媒体、网站或者个人转载使用时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Christian Louboutin outlet